<sup id="ewy0c"></sup>
<acronym id="ewy0c"><center id="ewy0c"></center></acronym><rt id="ewy0c"><optgroup id="ewy0c"></optgroup></rt>
<rt id="ewy0c"><small id="ewy0c"></small></rt>
<sup id="ewy0c"><div id="ewy0c"></div></sup>
<sup id="ewy0c"><center id="ewy0c"></center></sup>
登錄| 注冊
首頁 > 專業百科

菌草科學:機會蘊含其中

2021年09月13日來源:中國教育報

林占熺 口述 本報記者 張瀅 采訪整理

林占熺,福建農林大學國家菌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電視劇《山海情》中凌一農教授的人物原型

小時候,我聽說蘇聯偉大的植物學家米丘林立志要使荒涼的、只能生長一些半野生狀態果樹的中部和北部土地,也能像南方一樣生長出品質優良的蘋果。后來,經過艱苦的努力和無數次失敗,他終于做到了,讓許許多多農民增加了收入。

米丘林的故事觸動了兒時的我。我家祖祖輩輩都是農民,勤勞、肯干,但是非常辛苦。那時我就想,長大以后,如果能像米丘林那樣,研究、掌握豐富的農業知識和技術,就可以讓農民不再那么苦、那么累,日子過得好一點。

高考報志愿時,我填的志愿除了一所地質院校外,其他都是全國的各大農學院。農學又是農學院排在第一位的專業,很自然成了我的第一選擇。后來,我考上福建農學院學習農學專業。

關于上大學選專業,我還記得兩個細節:第一個是我高中時的班主任,聽說我考上了農學院,就說“也好也好,不管上什么大學,只要自己好好努力都能成才”,我聽著他的意思是替我可惜,因為我平時成績還不錯。第二個是上世紀60年代我剛進大學的時候,學校要對新生進行社會主義思想教育和專業思想教育。為什么呢?因為即使在當時,條件好一點的家庭,也會覺得孩子學農學是沒出息的,學生就算上了大學也不安心學習。

現在看來,當時有這樣的選擇,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其他專業我沒接觸過,也不了解。但這么多年能堅持下來,主要還是因為從小就受黨和國家的教育,還有我父親對我說的一句話——“為窮人做事,為人民服務”。

菌草是一種新的草種類別,是“菌”與“草”交叉的、新的研究與應用領域的草本植物。1986年,我發明了菌草技術,“以草代木”栽培食藥用菌,從根本上解決了菌業生產與森林資源保護之間的“菌林矛盾”這一世界性難題。

發明菌草技術后,我面臨幾個選擇,可以用它為企業服務,可以用來為自己謀利,也可以從事扶貧事業。原福建省委書記項南同志對我說過一席話:“你用自己發明的技術去給自己掙錢,這是完全合法的。但是,你也可以用自己的發明創造來扶貧,為社會作貢獻,這才是你真正的生命價值所在?!蔽覍椖贤镜脑捝钜詾槿?。我做的這些事情,如果只從個人、家庭或者小團隊的角度出發來考慮,是根本堅持不下來的。

之后,我又把菌草技術拓展到生態治理、菌物飼料、生物質能源與材料等領域,構建了菌草科學與應用的新體系。我帶領的團隊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南非、斐濟等13個國家建立菌草示范培訓中心及生產基地,將菌草技術傳播到世界106個國家。

現在,菌草學已經成為一門研究草和菌的相互關系、草和菌與自然生態環境的關系以及菌草綜合利用的應用科學,涉及植物學、植物生理學、生態學、作物學、菌物學、微生物學、分子生物學、生物工程、食用菌栽培學、動物營養學、化學、食品加工、機械制造與自動化等學科。

從長遠來看,農業相關科學潛力巨大。對于任何時代而言,人類的生存都是第一位的,農業和人類的衣食住行都有關系?,F在世界上還有十幾億人吃不飽飯,這是人類面臨的實際情況。

以我的了解,現在很多年輕人選擇農林類專業出于各種各樣的目的,有時候甚至是由于分數所限等原因,不得已而為之。當然,也有很多年輕人是真正覺得其中蘊含著價值和意義。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希望年輕人能了解,這個領域需要千千萬萬有志青年的參與。在我們手里,即使不起眼的小草,也可能變成造福人類的大事業。

以前我認為,想學農一定要能吃苦,學生最好是來自農村比較艱苦的家庭,因為這樣的孩子跟農業生產有著天然的聯系。后來,接觸的年輕人多了,我刷新了認識。也有農村孩子什么都不懂、吃不了苦,也有城市孩子不怕吃苦。

現在我覺得,不論是什么樣的孩子,不論男女,不論來自城市鄉村,只要不是覺得搞農業研究就是坐在屋子里發論文,而是想實實在在為老百姓做些事情,我都歡迎他們。


微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