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ewy0c"></sup>
<acronym id="ewy0c"><center id="ewy0c"></center></acronym><rt id="ewy0c"><optgroup id="ewy0c"></optgroup></rt>
<rt id="ewy0c"><small id="ewy0c"></small></rt>
<sup id="ewy0c"><div id="ewy0c"></div></sup>
<sup id="ewy0c"><center id="ewy0c"></center></sup>
登錄| 注冊
首頁 > 強基計劃

“強基計劃”:拔尖創新人才培養新路徑

2021年05月08日來源:中國教育報

近日,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等36所試點高校陸續發布2021年“強基計劃”招生簡章。這項高校招生改革試點,聚焦國家重大戰略需求,旨在建立健全我國基礎學科拔尖創新人才選拔培養有效機制。

“強基計劃”和此前的自主招生有何區別?家長和考生如何判斷是否適合“強基計劃”?各試點高校今年“強基計劃”的培養模式有哪些亮點?

“強基計劃”不是自主招生的升級版

“培養什么人、怎樣培養人、為誰培養人”是新時代教育需要回答的根本問題。

教育部印發的《關于在部分高校開展基礎學科招生改革試點工作的意見》指出:“強基計劃”主要選拔培養有志于服務國家重大戰略需求且綜合素質優秀或基礎學科拔尖的學生,聚焦高端芯片與軟件、智能科技、新材料、先進制造和國家安全等關鍵領域以及國家人才緊缺的人文社會科學領域。

記者梳理各試點高校2021年“強基計劃”招生簡章發現,數學和物理并列成為開設高校最多的招生專業,華南理工大學等31所試點高校開設了“數學”或“數學與應用數學”專業,電子科技大學等31所試點高校開設了“物理學”或“應用物理學”專業;其次是化學和生物學,分別有26所和24所高校開設相關專業;隨后則是哲學、歷史學和漢語言文學(古文字學),開設高校均在15所左右。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農業大學依托作物育種和動物育種這兩個生物育種發展方向,新增了“種子科學與工程”和“動物科學”兩個“強基計劃”招生專業。此舉是為響應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的“打好種業翻身仗”。

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委員鐘秉林指出,“強基計劃”以國家重大戰略需求為導向確定招生的學科專業,突出基礎學科的支撐引領作用,重點在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及歷史、哲學、古文字學等相關專業招生,致力于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培養緊缺的高層次人才。

“基礎學科人才的強弱對關鍵技術的突破有著決定性作用,正如任正非先生曾多次談到,華為公司能在5G等關鍵通信技術上取得突破,靠的是華為700多位數學家、800多位物理學家和120多位化學家。”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組成員陳志文認為,“強基計劃”將招生范圍限定于基礎學科專業,更著眼于國家對戰略人才的需要,瞄準攻克“卡脖子”的關鍵核心技術,打通了國家急需基礎學科拔尖創新人才的選拔與培養兩個階段。

去年以來,部分自媒體和培訓機構把“強基計劃”稱為“自主招生的升級版”“自主招生2.0版本”,并開展相關培訓輔導。對此,陳志文說:“‘強基計劃’首先是一個基礎學科人才的培養計劃,其次是選拔計劃。培訓機構在招生宣傳中把‘強基計劃’與自主招生作類比是誤導,‘強基計劃’不是自主招生的升級版。”

“自主招生政策的初衷是給具有學科特長的‘偏才怪才’提供一條特殊的招生通道,部分有學科特長的學生可以通過自主招生獲得降分照顧,但學校在其就讀專業上并沒有過多限制。”陳志文提醒廣大家長和考生,“強基計劃”多是貫通培養且不能轉專業,一旦選擇就決定學生未來近10年的學業發展道路,不喜歡基礎學科的學生千萬不要因為社會培訓機構宣傳的“降分錄取”而盲目報考,一定要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這一觀點也得到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副教授、博士生導師閻琨的印證。閻琨和她的團隊長期關注拔尖人才選拔和培養,對拔尖人才成長數據進行長期追蹤,目前已對來自清華大學、浙江大學等6所高校的多名“強基計劃”在讀學生開展了訪談。

閻琨指出,自主招生政策的招生與培養兩個環節一直缺乏銜接,所錄取的學生難以獲得與其學科特長相匹配的個性化培養。此前的一系列拔尖人才培養計劃則更多聚焦人才培養環節,缺少向選拔環節的延伸。在她看來,“強基計劃”超越了招生考試制度的定位,將人才的招生環節和培養環節相銜接。為保障選拔和培養的一致性和針對性,各試點高校“強基計劃”招生簡章都規定學生原則上不能轉專業,破格錄取的學生只能進入與其特長相對應的專業。

招生標準沒有降低,選拔人才寧缺毋濫

如何報考“強基計劃”并被錄取,是家長和考生普遍關注的問題。

據了解,“強基計劃”在保證公平公正的前提下,探索建立多維度考核評價考生的招生模式。其招生對象一般分為兩類,一是綜合素質優秀的學生,二是基礎學科拔尖的學生。

前者主要依據考生的高考成績,試點高校按在各省“強基計劃”招生名額的一定倍數確定入圍高??己说目忌麊???忌鷧⒓咏y一高考和高??己撕?,高校將考生高考成績、高校綜合考核結果及綜合素質評價情況等按比例合成考生綜合成績,其中高考成績所占比例不得低于85%。最后根據考生填報志愿,按綜合成績由高到低順序進行錄取。

后者僅面向極少數在相關學科領域具有突出才能和表現的考生,主要指在高中階段全國中學生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學、信息學等5項學科奧林匹克競賽中任一科目獲得全國決賽二等獎及以上獎項的考生。其參加統一高考后,由高校組織相關學科領域專家對考生進行嚴格考核,達到錄取標準的,經高校招生工作領導小組審定,報生源所在地省級高校招生委員會核準后予以破格錄取。

“全國決賽二等獎的含金量還是相當高的,這些在某一學科有特別興趣和突出才能的考生,絕不是靠培訓機構教出來的。普通考生沒有必要走捷徑,因為捷徑根本走不通。請廣大家長和考生放心,‘強基計劃’評價一名考生的指標是多維度的,但錄取標準并不會因多維度考核評價而降低。”陳志文說。

談及今年“強基計劃”招生辦法的新變化,多位試點高校招生辦負責人都表示,招生總體穩定,只對個別細節進行了技術性調整。

例如,各高校普遍擴大“強基計劃”入圍高??己说谋壤?,去年一般按招生計劃的3到4倍劃定入圍人數,今年則普遍將比例調整至5到6倍。對此,閻琨建議盡可能放寬入圍校測的招錄比,使更多拔尖學生能夠在校測中接受綜合評價考核,以降低犯“棄真”錯誤的概率。

再比如,各高校普遍在高考后出分前增加“考生確認”環節,未在規定時間內完成考試確認的視為自動放棄入圍學??己藴y試資格。北京理工大學招生辦公室副主任張瑞表示,此舉將有助于減少盲目報考行為,給真正有志于服務國家重大戰略的考生更多機會。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2020年招生遇冷”聲音,使得一些家長和考生在今年報名時有所猶豫。一位北京考生的家長坦言:“聽說去年有的高校招生計劃都沒有完成,基礎學科咋就這么不吃香呢?”

教育學者艾萍嬌指出,長期以來,一些考生在填報高考志愿時,存在著追求“熱門”和“錢景”的功利導向,“擇志”色彩鮮明的“強基計劃”對于這種導向而言是一種扭轉,但扭轉并不會一蹴而就。她指出,“強基計劃”實施過程中一定要堅持“寧缺毋濫”的原則和決心,選拔真正有志向、有興趣、有天賦從事基礎學科研究的學生。

陳志文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去年“強基計劃”全部報名人數超過30萬,最終錄取約6000人,錄取比例不足2%,競爭不可謂不激烈。

“數據是最有力的回答,‘強基計劃’招生并沒有所謂的‘遇冷’,而是因為高標準嚴要求,篩選掉了很多不符合標準的考生。退一步說,‘強基計劃’本質是一個培養計劃,入學招生只是其生源通道之一,普通專業的優秀學生在入學后也可以參加相應遴選,加入‘強基計劃’。”陳志文說。

探索中國特色拔尖創新人才培養路徑

“強基計劃”既是招生改革的試點,更是對拔尖創新人才培養路徑的探索。記者注意到,各試點高校在招生簡章中都對“強基計劃”的培養環節進行了重點介紹,普遍采用單獨編班,導師制、小班化等培養模式,強化交叉與通識教育,提供本—碩—博貫通培養方案。

清華大學專門成立了“強基計劃”五大書院,其中日新書院負責基礎文科類專業的人才培養,致理書院負責基礎理科學術類專業的人才培養。探微、未央和行健3個書院則分別對接化學生物學、數理基礎科學和理論與應用力學3個專業方向,且均設計了“理+工”雙學士學位培養模式。

在浙江大學,“強基計劃”人才培養強化科教協同育人,結合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國家重點實驗室、前沿科學中心等重大科研平臺所承擔的重大科研項目,通過科教協同和學科交叉加強學生的科技創新能力培養。

張瑞用“三個一流”概括北京理工大學強基班的培養特色:一流的師資水平、一流的學習條件和一流的學術環境,“強基計劃”專業的學生將享受到更優的師資配比、更好的教學科研資源,學校還會為其提供科技創新活動專項經費。

上海交通大學招生辦主任王琳媛告訴記者,4+4本—博模式是該校2021年“強基計劃”招生培養的重大改革創新,將打破專業的邊界和學制的壁壘,學生在大四可以提前選修研究生課程,學業優秀的學生能獲得免試直升的資格進入到博士階段深造,并在4年內完成博士學業。

此外,多所試點高校還不約而同地選擇了階段性考核與動態進出機制。以中國人民大學為例,考核小組將依據學業成績、課外研學情況、綜合素養、學術導師意見等綜合考核,達不到考核標準的學生應退出“強基計劃”,轉入該專業或相近專業對應的普通班級繼續培養;同時新生入校第一學年后,也會在普通班學生中選拔適量優秀者進入“強基計劃”。

我國進入高質量發展軌道后,對基礎學科拔尖人才的需求越來越大。盡管“強基計劃”培養方案亮點頗多,但有關專家仍提醒,要跳出教育看教育,基礎學科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絕不僅是教育一家之事。這既需要教育部門和高校在招生辦法和培養方案上給予政策的支持,也需要高等教育和基礎教育形成合力,更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解決基礎學科人才吸引力不強的問題。

“由于基礎學科就業不明朗,學生進入項目之后不能轉專業,加之培養周期較長等現實性因素,一些有突出天賦的學生可能就此對‘強基計劃’望而卻步,這一點是不能回避的。”閻琨建議,相關部門應當創新頂層政策,根據需求采取“訂單式”培養,為基礎學科拔尖人才在出口環節提供一定的保障措施。

“‘強基計劃’要探索一條中國特色拔尖創新人才培養路徑,任重而道遠。要想吸引更多優秀人才從事基礎研究,光靠‘強基計劃’是遠遠不夠的,這只是一個教育領域的小切口。要想撬動起更大的社會變革,還需要規劃、財政、人社、科技等多部門協調合作,加大政策傾斜和資源投入,切實提高基礎學科研究人才的待遇和地位,全社會一起守護這些天才少年們的報國之心。”陳志文說。

微彩